金敬道的瘦肉精应为误服 有可能是“没管住嘴”

w570ca3.jpg

鲁能官方回应

在联赛重启,鲁能即将主场对阵长春亚泰的前一天,亚足联公布金敬道在亚冠1/4决赛首回合客场1-3不敌首尔FC的赛前药检呈阳性,被亚足联处以禁止参加任何足球活动60天的处罚(暂时)。

在亚足联公布的消息中,明确指出金敬道的A瓶尿检中含有“瘦肉精”成份。按照规则,金敬道还可以申请B瓶检测。如果属实的话,金敬道也将会成为鲁能队中近年来掉进“瘦肉精”坑的第二人。

首先,基本可以确认的是,金敬道的“瘦肉精”为误服。作为一种在国内畜牧业中被滥用的药物,瘦肉精(盐酸克伦特罗)对人体的伤害已经在医学界被广泛认可。也就是说,作为一名职业运动员,有意服用“瘦肉精”作为兴奋剂来提高自己的竞技水平,是一项正常人思维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更为重要的是,在兴奋剂检测角度上,是因为“瘦肉精”中的部分化学成分(元素)与兴奋剂类类药物类似或相同,才将“瘦肉精”列为兴奋剂。中国运动员中,掉进“瘦肉精”坑的运动员已经不胜枚举。这一次,只能归罪于泛滥的含“瘦肉精”食物。

第二,即便是将“瘦肉精”的根源归罪于令人担忧的食品安全,如果金敬道的B瓶尿检依旧如此,那么就可以判定,最大的可能就是小金同学没有“管住嘴”。因为与金敬道同时被抽检的另外三名队员的检测结果全部正常,也就排除了金敬道是在俱乐部内饮食出现问题的可能。

前有车后有辙,2013年,当时在鲁能预备队的韩镕泽在入选国奥队,在入选后的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赛外兴奋剂检查中,A瓶检测结果呈蛋白同化制剂(克仑特罗,即瘦肉精)阳性。韩镕泽申请进行B瓶检测后,结果仍为阳性。根据韩镕泽事后提供的完整证据,证明了是因为外出饮食时,食用了含有瘦肉精的食品。

而且,当时在中国足协的通报中明确指出“运动员方提供的证据表明阳性是含有克仑特罗的肉食品造成的可能性大,故意使用克仑特罗的可能性小。”

也就是说,在某种程度上,被检出“瘦肉精”的运动员,属于“悲催倒霉型”。除了自身缺乏反兴奋剂知识和防范兴奋剂意识外,不能自律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第三,在鲁能俱乐部的官方回应中,提出会“积极配合亚足联的调查”。而且,鲁能俱乐部的通告使用了“金敬道事件”的字样。这也意味着,如果B瓶检测确认,金敬道除了受到亚足联的处罚之外,也肯定会面临中国足协和鲁能俱乐部的追罚。

参照当年鲁能俱乐部对韩镕泽的处罚,在确认“误服”的情况下,韩镕泽受到了罚款、停赛的处罚。不仅韩镕泽个人,鲁能俱乐部也受到了中国足协的处罚,鲁能泰山队的守门员教练王军也因为“管理原因”被警告、罚款。

可以看出,尽管作为一项集体运动,足球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但是职业俱乐部对于碰触兴奋剂红线的运动员,完全是零容忍的态度。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凡是被确认者,都将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延伸阅读:

    无相关信息
标签:

上一篇:鲁能回应兴奋剂事件:全力配合调查 尽快查清事实

下一篇:孙祥:全北是主场压力更大 上港会全力冲击争晋级